尘冬青

请点开谢谢~
头像和背景来源于@瑞雪火山 侵删致歉
谢谢各位喜欢我的作品嗷~
都是小天使ヽ(*´з`*)ノ
求小红心和小蓝手~
当然有评论也是很开心的
你们是我最大的动力哦~

【杰佣】分身[3]

*时隔多年,我终于来填坑了,实际上我已近快要放弃这个坑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记得我的,说实话,我自己已经快要忘了写的什么了

*其实这已经是另一首歌,另一个故事了。不过稍微融合了一下,请不要在意前后,已经没有所谓的前后了

*放一下歌曲名《September》

*杰克视角


(1)

  影子再次变成两道,被水银包裹的另一只眼睛睁开,露出带着猩红的黑。

  “你想不想看看,他的肚子里,是什么?和别人不一样吗?拿着你的剪刀,你不想,剪开来,看看吗?”

  “你只能靠你自己。”


(2)

  我依然不记得,那个九月发生了什么。

  我独自一人走在庄园的小路上,没有一个人在。没有生气,没有脚步,没有人影。

  不论是我昔日的伙伴,朋友,还是我的爱人,亦或是哪些可怜的玩物,我都没有见到。他们都去哪里了?

  我现在只想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他们都去哪里了。或者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变得孤零零的,为什么我这么寂寞。

  

(3)

  我依旧不记得,后来的九月发生了什么。

  但是我想起了后来的事情,漫步在血迹斑斑的小路上的我,发现所有人都被一种强大的东西杀掉了。并不大的庄园,到处是残肢断臂和血迹。

  那种强大的东西像是一个充满错误的杀戮机器。

  那东西看上去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4)

  “哈哈哈哈哈!!终于,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不愧我这么多年苦苦等待,我终于完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丧病的笑】”

  “阻止他!!奈布!我的好佣兵!阻止他!!!杀了我!!他会毁掉所有的!!”

  “不!!我是在拯救你们!我在拯救你们大家啊。不要阻止我!”


(5)

  我又想起了一些零零散散的片段,突然间我明白。我已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而且这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各位!这是你们的救赎之日(末日)!”

  “离我远点!都离我远点!!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阻止不了我了!!”

   “感受到绝望了吗!消失吧!轮到我了!!”


  ——Ahhhhhhhhhh(惨叫)



(6)

  我终于记得九月发生的事情了,就是我把他们都杀了,而我从那场劫难里活了下来。

  现在的清醒实际上是短暂的。那是奈布临死前的挣扎给他的机会。

  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连爱人都保护不好,你还有什么用呢?

  “一起死吧。”

  从崖上一蹴而就,坏孩子死前的怒吼简直划破了天际。


(7)

  奈布死前并没有想什么,他只是在心里小小的许了个愿。

‘我希望他可以醒过来。’

   

嫌弃奈布的都去死好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9978576?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3BB20B46-3395-4045-8E1F-E47DA0F357BE59222infoc&ts=1535076653045
  奈布不是个坑!他永远是我的天使,所有嫌弃奈布的都去死好了!嘴上逼逼的那么厉害,自己去救人啊!自己去溜鬼啊!脑子有坑还是怎么样么?心疼奈布。
  谢谢这位大大!

  今天遇到了两只奈布~一只狼奈一只小鲨鱼~作为一只蝠喷。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幸福!!!
  可惜没有手杖,不敢抱抱_(:з」∠)_×

【杰佣】【双杰?】分身[2]

  其实他早该知道的!早该知道的!他知道杰克也有精神创伤,而且不比他的轻多少。只是这个可恶的绅士在谈到这件事时却不愿意多说。没有想到,居然还有精神分裂!

  该死!奈布从没觉得地窖这么远。也许,只要脱离这次游戏,杰克就会回来了吧。一定会的,之前似乎都是这样的。

  还差一点点,就一点点!

  砰!杰克在身后现形,爪刀攻击的巨大冲击力将奈布一把拍进了地窖。也在他身上留下了巨大的伤口。

  明明人跑掉了,杰克却站在原地没有动了。突然蹲下,抱住了自己的头。礼帽被锋利的爪刀撕烂,却没有人在意。

  ‘你答应过的!你答应过的!不伤害他!’此时杰克的脑中,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杰克。此时说话的,是“好孩子”。

  ‘是你的懦弱与无知造出了我!你不想的,不喜的,不愿的,都是我作为分身去做的!怎么?后悔了吗?’

  ‘是没错。可是我没叫你伤害他!我说过不许的!’爪刀在手上浮现,浑身过着银白色流动般金属的杰克猛地冲上前,在另一位身上留下了一道伤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为了他?!我可是你的分身欸!你想杀了我吗??!!你是怕他会和那个玩偶落得一样的下场吧?可是,你打得过我吗?’边疯狂地笑着边打了起来。’你在想什么啊?摆脱我和那个小子在一起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傻子吧!我可是你的一部分哦!我的罪孽就是你的啊!你以为可以摆脱我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疯子。‘

  


  其实很小的时候,杰克就发现了自己似乎有什么不对。似乎是从母亲去世后,耳边总是有一个人在低语。至于那喃喃地话语,小小的杰克没有在意,虽然很舍不得母亲,但实际上,杰克不是很记得她了。

  记忆是混乱的。脑中偶尔闪过一个画面,那是一个女的,面容柔和,却带着惊恐的表情 。肚中的器官被扯出,身后还有长长的一道血痕。

  床头妈妈送的玩偶还在笑着。他最喜欢了。但是在拿到手上时,那喃喃的低语声音突然大声了起来。

  ‘你不好奇里面是什么吗?不想剪开来看看吗?‘

  稚嫩的双手拿起了剪刀,玩偶的内部不过是一些棉花,不管是眼睛底下,耳朵里面,手脚,都没有什么例外,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但不知为何,眼前就是闪过那个熟悉的画面。小小的杰克哭着去拿了针线,但那个玩偶却怎么也缝不好了。

  后来父亲送他去学医,再后来,父亲也死了。

  据说死在白教堂,而死前曾和那里的六个女人睡过。

  从那时起,耳边的低语

  消失了。

  


【杰佣】分身[1]

  又是一次游戏。

  杰克最近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不是说成为了恋人就必须要手下留情什么矫情的话。但是,太不对劲了。那种似乎要将人置于死地的杰克,那副疯狂的模样。不再优雅,不再淡定,不再保持着绅士的表象了。似乎是将扭曲的外表浮在了表面。

  可是每当回到住所,杰克似乎又变回去了。

  让他真正开始意识到不对的,是在游戏中,杰克的那一句

“啧,我不杀你,不然那家伙怕是会疯掉,然后杀了我。

  既然如此,小佣兵,跑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疯狂的状态杰克以前也有过,但是没有这么的

  令人心惊。

  那是,来自杀人魔的,戏谑。

  对人命的看清,对自己伤口的无所谓,觉得所有的所有都是游戏的态度。

  都不像他。

  硬撑着不要倒下,在同伴们都重伤死去后,奈布来到了“杰克”的面前。

  “为什么?”

  “哈?你这个时候不要到我的面前来啊。我会忍不住,杀了你的。”面前的杰克眼里闪着红光,以一种分外残忍的陌生眼光看着他。“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杰克这么说着。

 “我现在是坏孩子哦~因为好孩子睡着了呢。

   ——你,还不跑吗?”

   奈布骤然睁大了双眼。不能死,不能死,他是这么想的。

   这不是我的杰克!!!!

   这是个,怪物

*精神分裂的杰克

*有一个大大按照杰克的推演做了手书,超棒的!!虽然是个人向,但是真是脑洞一下就来了

*至于好孩子坏孩子,我相信你们都知道的

hhhhhhhhhhh我觉得我要进军生活圈了

开始思考这首歌符合哪对cp.......

【酒茨】独角兽的传说(番外•刀)慎点

*有小可爱想看接下来的,我又不想写车
*那么来满足一下我自己好了
*刀子警告
*是刀!真的是刀!没错这是刀!没有真香警告。
*啊终于又写刀了,这是我的爱好hiahiahia
*我这一篇是慢慢攒出来的,所以一发完

〔1〕
  酒吞没有想到,真的没有想到。明明角猎这个职业已经只剩几个人了,还大多有了属于自己的独角兽伴侣。现在不同的独角兽组群之间也没有所谓的争斗了。茨木这么强的独角兽还会受到伤害,还就在他眼前!
  那是几只独角兽。其实酒吞也知道,茨木和他待在一起不一定安全。以前的那些角猎一直对他救助失去角的独角兽的行为有些不满,而独角兽也对他有很大不满。但是这几年都没有袭击的。不论是人还是独角兽。
  或许是被这平静美好犹如醇酒一般的日子迷醉了心神。当攻击来临时,酒吞没能及时回击。对方刻意放出的威压让没有戴角猎那套抑制装备的他直接停止了动作。虽然还能站着,但也无法回击,就这样持续了整整一秒。
  但是攻击已经来到眼前了。
  一道艳丽的红光闪过酒吞的视线,却又被白色覆盖。就像是雪山上的一抹血迹,转眼又被吞噬。
  那是茨木。
  还没来得及变回独角兽形态,攻击和防御都不如兽身的茨木。
  茨木的临时防御在这早有准备的攻击中还是不够强势。在坚持一小会后,稍有削弱的攻势还是压了下来,避无可避。人形的他,就这么硬生生被砍下了一条手臂。而心脏的位置也被从侧边划开。让那颗柔弱而已温暖的心脏暴露在了冰冷的空气中。
  酒吞在反应过来了以后迅速还击,腰上从不离身的葫芦骤然变大,打算将敌人吞噬。谁知对方一见不对并没有恋战,而是带上茨木的断臂,迅速撤退。而酒吞只来得及,让对方重伤,却没来得及杀了他。
  茨木闭了闭眼,粗重的喘息带着脆弱。“挚友,吾是不是很没用。”
酒吞还未出口的训斥就这样卡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让他难受得很。这让他一把抱住了茨木,却也小心翼翼的绕过了断臂和那致命的伤口。
  他只是想保护这只单纯的独角兽而已,只是想和他一起终老,平平淡淡过日子而已。这是错吗?
  会不会没有他,茨木反而会活的更好?
  这个职业,也不知究竟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平淡而又幸福的日子,怎么这么少呢?

〔2〕
  茨木还是没能醒来。
  萤草,桃花妖,花鸟卷,蝴蝶精在茨木的床边围了一圈,甚至姑获鸟把人族的巫师晴明都拖了过来。
  当萤草他们在治疗的时候,晴明就摇着扇子在一旁看着,只是表情凝重。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明明在治疗后,除了断手,那致命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了,回复能力在本就惊人的独角兽中都数一数二的他,没有醒来。
  晴明上前看了看情况,虽然不喜欢人类,但是情况紧急,他也没说什么。
  但是当晴明开口赶人的时候,酒吞还是忍不住了。
  “这是老子的茨木!”
  “那为什么他现在躺在这里?”酒吞的拳头没有落在晴明身上,而是被姑获鸟拦住了。而晴明的话让他彻底沉寂了下来。转身走出了房门。
  在酒吞出去了以后,蝴蝶精率先开口了“晴明大人知道为什么的,对吧?”
晴明在扇子后点了点头。“这是中毒了。具体书什么毒我也就不说了,不过茨木若是没有解药就会一直沉睡下去,永远不会醒。
  而解药,是活了至少3000年的独角兽的角,只有这个可以中和毒性。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就算有伴侣,也没有多少独角兽和他的伴侣能活过3000年,愿意活过3000年。
  但是据一个几年前的不可考究的消息。我知道某一个神秘组织有收藏这种角。但他们也只有两支 。并且那个线人在把消息传回来后就死了。死相很凄惨 。
  那么问题来了,这件事谁来告诉酒吞?”
  众人相互看了看,谁都没说话。然后选择了把姑姑推出去,茨木就是她养大的。酒吞总会对这个养大茨木的人多那么一点点忍耐力。
  但姑姑其实也不是很想去。因为酒吞一定会暴怒。
  一个时辰过后,酒吞心里越发的没了底。“为什么他还不醒!?”
  “也许等他再休息一会儿?一般受这么重的伤,躺个两三天不醒都有可能呢。”花鸟卷在画卷中飘飘悠悠。众人都点了点头,只有酒吞没有紧皱,依旧是那个担忧的表情,不复以往的潇洒。
  姑获鸟看着酒吞凝重的表情,犹豫了一下。拎起自己的伞剑,叫上不情愿的酒吞走出了房间。

〔3〕
  酒吞知道真相以后什么都没说。只是拎着自己变得还未缩小的葫芦,收拾上自己的所有装备。准备为茨木寻找那虚无缥缈的解药。在走之前,酒吞看着被自己挂在脖子上的,被缩小了的角,沉思着。
  这是茨木的角。而,茨木一直告诉他,要求他,撒娇着要他不许摘下来。不管什么时候。
  这是,酒吞的护身符。
  酒吞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这个小巧艳红的角摘下来。是出自私心,也是满足茨木的请求。

〔4〕
  酒吞最后还是回来了,以一副伤痕累累的姿态。他出去了很久,寻找了很久,准备了很久。最后他在一次又一次的扑空之后。找到了那个组织和他们藏宝的地方。
  他差点回不来了。
  茨木角里剩余的能量救了他一命。但若是没有主人再次为它注入能量,这会只是个装饰品。
  但他也没能撑到茨木醒来。他太累了。
  看着茨木沉睡的面容。酒吞最后笑了笑。“你个傻子,为什么要为我挡下那一击呢,咳咳咳,你,咳咳,没有我,就自由了啊,咳咳咳。你明知道,咳,没有我,你也可以过的很好的。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所以才说,你是个傻子啊。”
  酒吞看着茨木脸上被溅上的血,一直为他擦拭着,却越擦越多,越擦越乱。他干脆放下手,只是在茨木额头上印了一个,充满血腥气的吻。

〔5〕
  茨木醒了之后,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
  他把酒吞和那一只已经完成了使命的角,放在了一个冰库里,让他们保持着原本的样子。感受着自己虽然充沛着能量,却愈渐虚弱的身体。天天喝着他与酒吞之前埋下的美酒。
  “挚友,其实,生命共享,是真正的生命共享。不只是分享寿命。你以为吾离了你就可以苟活吗?吾早就属于你了。........夫君,鬼王,吾之挚友。”
  “吾........一生的,挚友。”
  “在黄泉路上,多等吾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6〕
  茨木还是死了。
  按他的要求,他和酒吞被葬在了一起。埋在他们相遇的枫树林里。双手紧握在一起。

——挚友,我来了~
——知道了知道了,怎么这么慢。

*好了不会再有番外了,这个就是了
*够虐吗。反正角色双死亡,我已经没法做到更好了。
*玻璃糖了解一下
*其实我觉得,对于他们两个来说,黄泉路一起走才是最美好的结局
*我果然不适合写刀【叉腰】

 

【永研】抹不去的影子②

*由于没有脑洞不知道怎么写,干脆拖更了_(:з」∠)_
*论为什么发展这么快?因为没脑洞了啊
*emmm.......这个......套路这么老真是抱歉了....
*貌似金木和英有点黑化???

  “别,别乱说!”金木显然是脸皮很薄,明明是这附近挺有名的一个小混混,却在他的一句话下轻易地红了脸,甚至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有点好玩呢。英这么想着。
  而金木看着对面的男人居然莫名摸着下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怎么办?有点想打人。
  在接下来的两天,金木有些惊恐的发现,这个人还一直跟着他,很少会离开。自己睡觉的时候不知道他在哪,打架的时候他却总是在的。“你总是跟着我,自己没有工作吗?”其实这段时间,英在金木睡觉或是偶尔还是回去工作的。写出来的新闻依旧质量不差。好歹是保住了工作。
  永近有些精神不济的样子。但他还是给了金木一个灿烂的笑容,一把扑了上去,还不忘打趣一下这个有些单纯的同龄人“我不工作,金木养我吗?~”
  金木把人一把推开,自以为凶狠地骂英良“英怎么总是这样!不要总是一下子扑上来啦!”但是语气却是软软的,红红的耳朵在微风的吹拂下暴露在了英的视线里。
  “金木的耳朵是红的哦~不要这样嘛,金木,兔子太寂寞是会死掉的啦~”
  “这是什么结论了啦。”金木边嘟囔着走掉了。
  英打了个哈欠,选择追上去,“今天我请客哦~我们去吃汉堡怎么样?我知道有家店的汉堡肉超~棒哦!”
   金木没说什么,只是跟着英走了。

  金木没有想到的是,在这样安稳的持续了一周后,英突然不见了。
‘也许是厌倦了吧’金木这么想着。但他心中的不安一直在放大。心口有些闷,于是决定出去走走。但是却莫名走到了英常带他来的公园,坐下来的时候,手机哔哔了两声。提示,有信息来了。
  不安终于在这个时候到达了顶峰。当他看清楚信息里说的是什么的时候。他疯了一样的开始跑。
  金木觉得,怎么这条路,这么长啊。
  当他看到英的身影时,松了一口气。但是无法抑制的愤怒随即把他淹没。
  英,在这里,就被绑在椅子上,奄奄一息的。
  金木拿出了他被尘封了一段时间的,那把鲜红色的刀。那把造型奇特的刀在阳光的照射下有点透明,但是它十分坚韧,还很锋利。
  金木没有去听那些人在说什么,他只是拔出了刀,然后杀了除了英的所有人。那些小混混大部分有枪,只有一小部分拿的是匕首或是大刀。
  子弹出膛的速度很快,虽然几发是打到金木身上的。但是有一些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显得他有些狼狈。血从各个角落渗出来。脚底下踩的是敌人的血,身上是自己的血,敌人的血还有的溅在了他有些苍白的脸上。
  而此刻永近英良在想什么呢?
  我家金木真好看啊。虽然身上沾了那些人肮脏的血,但是还是很好看呢。
  最后当金木到达英面前的时候,周围已经倒的都是人了。
  金木用刀砍断绑着英的绳索,嘴角还是紧紧抿着,一直没有看英,眼角红红的,还有一抹血溅在哪里。显得金木的脸在昏暗的工厂里有些妖艳。
  金木本来以为英会讨厌他的,他可是杀人了啊!
  没有想到的是,当金木抬头的时候,他发现英在笑。
  为什么??!为什么还在笑?不该厌恶吗?不应该,讨厌我吗?
  英像是知道金木在想什么,抬起自己被勒的有些泛紫的手,轻轻地,抹开了他眼角的血痕。那血痕被抹开后,像是妖异的花纹,绽放在金木的脸上。英看的有些着了魔。身体有些僵硬地前倾,在金木的眼角盖下一个淡淡的吻。
  金木在僵住一会之后,一把抱起英,往外走去。永近没有想到金木会把他抱起来,惊住了。整个人在金木的怀里瑟缩了一下。但是由于身上有那些人留下的伤,英决定还是乖乖的缩着。
  “金木啊,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是永近英良。”
  “我知道,你说过。”
  “永近英良是一个知名媒体人哦。我是个记者啦金木。”
  “那又怎样?”金木显然是不知道为什么英要说这些,紧抿的唇线条紧绷。
  “意思就是你抱着我回去,而且还满身都是血,这个样子是会被拍下来做成新闻的哦~”
  金木当即就想放英下来,毕竟他可不想出现在新闻里。没想到英抓着金木的肩膀不愿意放手。
  “金木不要这样嘛,我好歹是个伤患。这样吧,我家在郊区,而且家里有医疗箱。金木和我回家吧。”
  金木艰难的用了整整一分钟来做决定。最后他觉得还是这个人的身体更重要。于是抱着英,往他描述的那个地方走了。

*我要哭了,最近写永研的手感越来越不好。这是为什么!?
*我只有一个要求了,轻喷谢谢_(:з」∠)_

晚上熬夜的怨念bb

为什么别人熬夜掉头发,我











我既掉头发还掉眼睫毛?【黑人问号.jpg】